返回

破儿修仙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九十五章 玩阴的,不能明着来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就在霞光和长鞭同时笼罩而来的一瞬间,破儿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接着耳中传来了乌龟笑呵呵的声音:“龟爷爷可没空陪你们玩,走喽!”

    那一男一女的长鞭和霞光扑了个空,偌大的乌龟就这样凭空消失了,他们二人空中地面地下的搜寻,将整个龟背山脉搜了个底朝天,也没找到半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男子阴沉着脸怒道:“狡猾的龟德衡,平时慢慢悠悠,关键时候到是逃得快,一定用了什么秘法,此时早已不知到了哪个空间,回吧,待在这里已经没了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师兄,那阴阳血的女子从我们手中溜走,就这样回去,怎么跟师父交代?还有,我们易容成仙盟的人,会不会被龟德衡识破?”女子的脸上挂着担忧,悄悄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易容术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量那老乌龟也看不出破绽,师妹无需担心。仙盟的人马上就要到了,师父一再交代,不能让他们的人看到我们两个,否则会引起仙盟的追踪,快走。”

    男子说着话,丝毫不敢怠慢,拉起女子,顿时在原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男一女悄无声息的遁走后,不到十息的功夫,一艘飞舟忽的出现在龟背山脉的上空,在高空盘旋了几圈后,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光罩打开,飞舟上下来了三男三女,立在高空,强大的神识在龟背山脉横扫了数遍,除了满目的疮痍和尸体,不见一个活物。

    接着,他们六个同时放开神识,将整个五福大陆彻底搜寻了一遍,就连阴界也没放过,最终一无所获的收回了神识,他们面面相觑,讨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那阴阳血的女子,早已离开了五福大陆,奇怪,仙盟一得到传讯,立刻派我们赶了过来,这里却连一丝她的气息都没有,莫非是仙盟走漏了消息?”

    “看来此间大劫由大阵爆碎引起,三族修士中,鬼修损失最少,到底有什么蹊跷?我们的线人没有说清楚,不如将阎王抓来问问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六人中的白衣女子,双眼精光一闪,右手轻轻往下一按,一道白光从她手心直入地府。

    正在地府闭目打坐的阎王,刹那间被白光笼罩其间,顿时身子被禁锢住了,身不由己的被白光提出了地府,一个瞬间,就到了龟背山脉的上空。

    白光散去,阎王禁锢的身子终于可以动了,面对六个周身散发着强大气息的修士,他不由吓得低下了头,刚好看到了身下山峰倒塌,洪水肆虐,尸横遍野的凄惨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?这?这是怎么回事?破儿呢?破儿布置好的大阵又到哪里去了?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尸体?各位前辈,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阎王惊恐的抬起了头,又看到了头顶的飞舟,这?这是仙界才有的飞舟,莫非他们来自仙界?不由结结巴巴的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六人相视一眼,看来这个阎王什么也不知道,又听阎王自言自语道:“幸亏破儿请我过来,这才早早带着鬼修离开了这里,免去了这一大劫,想想都后怕。

    破儿,你无心救了多少鬼界儿郎,功德无量啊,可是此刻你又在哪里?生死簿上,没有你的名字,我要去哪里才能找得到你?我苦命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阎王说着说着,竟然捶胸顿足大哭了起来,他的前胸,被自己的双手拍得噼里啪啦响个不停,吐沫点子乱飞,鼻涕眼泪乱飞。

    之前抓他来的女修似乎有洁癖,连忙嫌恶的退后了数步,依然还觉得恶心,手中的白光一闪,再次将哭哭啼啼的阎王笼罩,赶紧送回了地府。

    六人又嘀嘀咕咕讨论了一番后,接着上了飞舟,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,光罩合拢,瞬间化成了一道流光,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回到地府的阎王,擦掉糊满了脸上的鼻涕眼泪,满脸带着笑意,一个意念,几个分身同时到达了阎王殿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几个修士,乘坐仙舟而来,气息很是强大,一看就来自仙界,必然是为破儿的阴阳血而来,看来仙界在我们这里隐藏了不少暗探。

    你们几个,速速去调查,看看五福大陆究竟有多少来自仙界的暗探,一个不留的抹去,谁敢觊觎破儿的阴阳血,谁就是我们的死敌,记住,玩阴的,不能明着来。”

    一阵天旋地转后,破儿晕晕乎乎的站立不稳,忽然脚下的乌龟壳裂开了一条缝,她和师父以及蟒蛇,噗通一声掉入了里面。

    破儿摸着被摔痛的屁股,急忙尴尬的爬了起来,望着眼前的一切,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由看向同样拍着屁股,尴尬的张着嘴巴的师父,轻轻吐出一句:“这是哪里?怎么会这么美?莫非这就是仙界?”

    “哼,两个土包子,师尊已经带我们到了仙界,可是这里却是我师尊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龟前辈的空间?”破儿和展依依同时大吃一惊,她们比谁都清楚,进了人家的空间,就等于把小命交给了人家,人家只要一个意念,自己就会烟消云散!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那老乌龟一直觊觎自己的阴阳血,万一将自己关在这里,采血炼丹,那岂不是生不如死?

    “哼!”忽然听到一声巨大的冷哼声传来,“你们两个小女人,休得妄加揣测,以你们针尖般的小心眼,揣摩你龟爷爷大海般辽阔的胸怀,我们之前谈好的条件,是什么就是什么,你们该干嘛干嘛去,我先疗会伤。”

    破儿和展依依互看一眼,忽然心生内疚、面有愧色,这老乌龟到是光明磊落得很,一是一,二是二,说好什么,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破儿大声问道:“不知前辈疗伤,需不需要我的阴阳血?”

    空间里的灵儿,急的直跺脚,这个笨丫头人家说了一句好听的,她就要给人家莫大的好处,万一那老乌龟是骗子呢?

    展依依瞪了破儿一眼,这孩子,之前人家好说歹说就是不给,现在可好,一句好话,就哄得她晕头转向。22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