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破儿修仙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八十八章 挑衅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放肆,跟父亲说话,怎会如此无礼?”陆雨见各宗各派各家族,有名有望的大人物差不多都聚齐了,眼下被儿子往回赶,脸上的颜面有些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丹符宗在您的治理下,能有如今的辉煌,着实不易,请父亲珍惜您身后二百多万弟子的性命,他们是丹符宗的未来和希望。”陆左贤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陆左贤这话一出,破儿就觉得很是不妥,必然会惹恼陆雨,更会被他人利用,挑拨他们的父子关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是后浪推前浪,前浪随时要死在沙滩上,年少有为的少宗主,不光是在质疑陆宗主的决策能力,还在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”

    陆雨听到儿子的话,气得脸色不善,就要出口呵斥,就听天道宗宗主洛天华飞到自己身旁,指着陆左贤朗声大笑道,似乎在帮自己管教儿子。

    妖主归虎更是仰天大笑道“陆宗主乃人界一方霸主,想不到唯一的儿子却怂包蛋一个,听说一身修为在人族无敌手,可是在机缘面前却急着退缩,修为高有屁用!丹符宗后继无人啊,陆宗主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听到两位宿敌如此贬低儿子,陆雨猛然间释放出威压,巨大的威压犹如巨石压顶,让那一人一妖顿时汗如雨下,齐声喝道“陆宗主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陆雨不言不语,加大了威压,洛天华和归虎的身子齐齐弯了下去,脸色涨得通红,刚要打出防御护罩。

    就见陆左贤微微一笑,大袖一挥,父亲的威压顿时被他解除了,洛天华和归虎这才直起了身子,对陆氏父子冷哼一声,心存惧意的飞回了各自的队伍。

    陆左贤哈哈大笑道“两位前辈,修为高至少还有一点屁用,能帮二位解除威压,能让二位站直了身子说话,还能证明谁才是真正的怂包蛋!”

    陆雨见儿子为自己争回了面子,顿时喜笑颜开道“贤儿,随为父一同进入龟背山脉,活捉那师徒二人,在机缘面前,我丹符宗可不能做缩头乌龟。”

    陆左贤面露苦涩,摇头刚想劝阻,忽然听到一句熟悉的声音“陆兄,多年不见,一身修为高不可攀,小弟愿向陆兄请教一番,以雪辱我宗主之耻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只见从天道宗的队伍里,飞出一位大乘中期巅峰的俊朗青年,他鼻梁高挺,剑眉朗目,长发过肩,身穿紫袍,一身正气的俊脸,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天道宗宗主洛天华先是一怔,接着大笑道“不错,我天道宗总算没白培养你,从今日起,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,等回去后,为师亲自指导你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尊,徒儿定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陆左贤一看,此人正是当年与自己结伴游历的叶阳,那日在阴界的一个山洞里,叶阳对血玉红花起了贼心,想要抢夺,自己一气之下,独自离开了阴界。

    之后二人便再无联络,想不到今日在这里遇上,想想血玉红花就在破儿的手里,叶阳当日一定没能得逞,却也没将破儿是阴阳血的事传播天下。

    不过与他比试一番也好,正好帮破儿争取点时间,早点布置好大阵,不让这些修士进入龟背山脉,好为展依依换来驱魔丹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陆左贤露出了笑脸道“既然叶阳想要比试,也好,愚兄就成全你,我们来切磋一番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阳满脸都是阳光般的笑容,点了点头道“多谢陆兄成全,叶阳有个条件,我若胜了,你丹符宗必须无条件全部撤走,那师徒二人的机缘不得染指半步。”

    陆左贤一听,不由笑了起来,心道,你真会大言不惭,就凭你,拿什么来胜我?于是无所谓的答道“好啊,那你要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要输了,自然是我天道宗全部撤走。”叶阳信誓旦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!”陆左贤急忙追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什么时候天道宗的事由你说了算?我不同意。”洛天华一听叶阳的话,顿时急眼了,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洛宗主,愿赌服输,一个是你的关门弟子,一个是我的儿子,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说话如同儿戏,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?”陆雨呵呵笑着,赶紧添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天华气得恶狠狠瞪了叶阳一眼,咬牙切齿道“只许胜,不许输,不然按师门规矩接受处罚,自毁丹田。”

    叶阳微微一笑道“徒儿尊命!我天道宗前期到来的弟子,到现在也没看到一个,或许早已陨落,其他宗门的弟子,也没见有活着的出现,师父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洛天华问出了声,几乎所有宗门家族,包括妖族的修士也同时问出了声。

    叶阳指着陆左贤微笑道“师父,这些年来,我一直在搜寻与陆左贤有关的一切,他与那魔女师徒的关系十分亲密,那拥有阴阳血的徒弟破儿,就是她心仪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阳的话,在场近千万修士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尤其是陆雨,简直是目瞪口呆,怪不得儿子游历回来彻底变了一个人,原来一直在饱受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怪不得儿子非要自己带着丹符宗的人,赶紧离开龟背山脉,原来是为了保护心上人,你倒是说啊,说出来为父能不帮着你吗?真是傻儿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陆雨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笑眯眯道“儿子,叶阳说的,可是真的?那个阴阳血的破儿是你心仪之人?”

    陆左贤红着脸点了点头,大声道“父亲,此生孩儿非破儿不娶,今日,他们谁敢动破儿一下,就是我陆左贤的敌人,必定会死在我的剑下。”

    陆雨摸了摸儿子的脑袋,大笑道“好,很好,不愧是我陆雨的儿子,有担当,破儿是我未来的儿媳,谁敢觊觎她的阴阳血,谁敢觊觎她师父的至宝,谁就是我丹符宗的死敌,必定受到我丹符宗弟子的追杀,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陆左贤听了父亲的话,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,自己一直担心父母不同意这门婚事,寝食不安了好几年,没想到父亲想都不想就爽快答应了……5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