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破儿修仙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八十七章 父子过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一轮圆月静静地挂在高空,一身暗花白袍的陆左贤,孤零零的站在清冷的月光下,他面对着龟背山脉,目视前方,长发无风飘扬,飘逸的背影恍如仙人下凡。

    望着儿子的背影,丹宗宗主陆雨,飞到队伍的最前方,抬手止住了正在飞行的一众弟子。

    陆雨负手立在高空,目光里都是满满的爱怜,一幕幕与儿子有关的过往,在他眼前一一呈现。

    见儿子长身而立,玉树临风,但陆雨却看出了一丝萧索与落寞,那个调皮捣蛋,油腔滑调,最会哄自己与夫人开心的儿子再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自从几年前儿子游历回来后,修为高了很多,实战能力更是连自己都望尘莫及,一下子成为五福大陆各宗各派最顶尖的高手。

    可是,性格却变得让自己和夫人整日里担心难过,不知道儿子在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心事重重,沉默寡言,除了修炼就是修炼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五福大陆盛传出了一个拥有阴阳血,和拥有至宝的师徒二人,儿子说要出去看看,陆雨夫妻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可是儿子大了,由不得爹娘,趁他们夫妻二人不备,儿子偷偷跑出了宗门,没想到,他却出现在这里,那背影,分明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活了五千多年的陆雨,早在四千年前,修为便已达到大乘后期巅峰,因此成为了五福大陆最年轻的翘楚,众望所归的成为了丹宗的宗主。

    丹宗在他的带领下,人才辈出,频出辉煌,如今拥有弟子五百多万人,从过去只重炼丹的单一门派,到如今丹符器阵等,比肩发展的综合性门派。

    经过陆雨四千年的励精图治,如今的丹宗已超越了天道宗,成为了五福大陆第一大门派,很多家族和各类天才,都以加入丹宗为荣。

    更令陆雨激动的是,一百多年前,夫人左丹,意外为他生了一个儿子,虽说修仙者没有传宗接代的观念,可是这个意外,却带给了他极大的欢喜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有自己骨血的胖嘟嘟的儿子,一种骨肉心灵的相吸,让陆雨喜极而泣,情不自禁的抱了起来,尝到了初为人父的喜悦与感动。

    这一抱,便再也舍不得放下,除了吃奶交给夫人外,其余时间都带在自己身上,就怕别人带不好,让孩子受一丁点委屈,即使孩子的母亲,自己的夫人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陆雨异常的爱子举动,引起了夫人左丹的强烈不瞒,作为前丹宗宗主的独生女,她的性格与生俱来带着高冷,即使新婚之夜,也没有露出一丝笑脸。

    面对夫人的冷傲,陆雨的一腔热情渐渐冷却,将所有的心思都用在打理宗门和自身的修炼上,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孤僻冷漠,二人几乎很少见面。

    一百多年前,宗门大庆,一直对夫人相敬如宾的陆雨,多喝了几杯,借着醉酒,去了夫人房间,强行与夫人发生了夫妻之事。

    事后,愤怒的左丹出手打了陆雨,至此,夫妻二人都很尴尬,有意躲避着对方,左丹闭关冲刺大乘中期,陆雨不是处理宗门事务,就是在洞府一门心思炼丹。

    十个月后,当夫人的侍女通知他有了儿子时,陆雨只是哦了一声,想了一个月,出于礼貌,极不情愿的去了夫人房间,象征性的去看左丹和意外出生的儿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,只是看了孩子一眼,就被孩子纯真的眼神融化了,轻轻抱起,放在掌心中,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那一块,即刻触动了,面对儿子,陆雨彻底沦陷了。

    处理宗门事务向来心狠手辣,无情无义,对夫人向来不闻不问的陆雨,瞬间变成了一个令整个丹宗津津乐道的慈父。

    从此,陆雨无论在议事大殿处理事务,还是在洞府修炼,亦或者炼丹,都把儿子带在身边,只有喂奶的时间,才飞回夫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左丹一忍再忍,只等到身体恢复后,为抢儿子和陆雨大打出手,轰平了陆雨的洞府,掀翻了议事大殿,可是令她意外的是,陆雨却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。

    因为儿子,陆雨对左丹千般忍让,万般呵护,打够了,闹乏了的左丹,终于被陆雨感动,摇身一变,成为了一个慈祥的母亲,贤惠的妻子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感情因此越来越好,四千年来,陆雨第一次为了陪妻子喝茶,将宗门事务交给副宗主去打理,为了陪妻子说话,放弃了打坐修炼。

    与妻子越来越情深义重的陆雨大喜,各采用了夫妻二人的姓,为儿子起了陆左贤的名字,用来感谢贤惠的妻子,送给了他此生的至宝。

    陆左贤缓缓转过了身子,望着立在空中,陷入沉思中的父亲,轻声开口道“父亲,孩儿求您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被惊醒的陆雨就是一怔,什么时候儿子跟自己这么生疏客气了起来,心里很不是滋味,立刻沉下了脸道“说!”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请求您带着丹宗的弟子,速速离开龟背山脉,不要参与抢夺阴阳血和至宝的事。”陆左贤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为父需要一个理由。”陆雨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理由,只是孩儿的一个请求,可以吗?”陆左贤的脸上带着乞求问道。

    陆雨沉思片刻道“贤儿,这件事关系到宗门千秋万代的大事,为父担负着丹宗的重任,不能因为你一句不需要理由,就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遇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单单为宗门着想,这里没有机遇,父亲若不听劝阻,只能将宗门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”陆左贤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儿子的话,陆雨抬头看看空中闭目打坐的展依依,身上的气息很是强大,不过即使再强大,最多跟自己一样,大乘后期巅峰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自己可是有底蕴的,在大乘后期巅峰停留了四千多年,在五福大陆,除了打不过自己的儿子,还没遇到过对手。

    于是不高兴的问道“你是怕为父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?我看过影像,她应该是师父,有阴阳血的是她的徒弟,那个徒弟身上的气息就是一个凡人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再说一遍,您立刻马上带人离开这里。”陆左贤突然打断了父亲的话,着急的说道,因为他看到天道宗、阵宗、符宗、妖族的修士都到了。

    正隐身在高空一心一意布阵的破儿,听到陆左贤和她父亲的对话,不由心里暖暖的,同时也很是奇怪,向来能说会道的陆左贤,与他的父亲沟通能力怎么如此差?。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