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数据修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执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演武场距离大殿并不远,二十来里地的模样,出尘上人一个闪身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梅九保带着一干人来到演武场,却发现现场并没有那么剑拔弩张,大部分人坐在看台上。

    梅家的演武场,只有一面有看台,这也是昆浩位面大多数演武场的格局,跟地球位面的体育场不一样,演武场在大多时候,是用来训练的,不需要有多少人围观。

    现在的看台上,坐着七八个人,看起来分属两个阵营,而他们的身侧,又各站着五六人。

    梅九山也是坐着的,不过很显然,他不是梅家做主的人,他的身边是一个出尘八层的清癯中年男人,此人正是这一代梅家的家主梅青莲。

    梅青莲的对面,是一名面色冰冷的宫装妇人,出尘七层的修为,妇人身边有一个干瘦的老头,还有一个器宇轩昂的出尘中阶,他身边又是一个出尘初阶的女人。

    冯君目光扫到那名干瘦老头,忍不住就是眼睛一眯,这是……金丹?

    不止他一个人感受到了金丹,除开他们一行四人,甘青峰等人也望向了那个老头。

    宫装妇人见到一窝蜂来了这么多人,眼睛一眯,冷笑了起来,“梅青莲你也就这点出息了,连外面的人都用上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我的本意,”梅青莲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这些人都是来找九山的,他迟迟不露面,也不是待客之道……不如让别人知道,发生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宫装女人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不怕丢人,我当然更不怕,既然大家都来了,那就请诸位评个理……”

    这女人叫祁佩玉,是铸剑峰祁家的庶女,从小就喜欢梅青莲,还想嫁给他。

    不过梅青莲是梅家的嫡子,祁家梅家同列七大家族,没道理一家的嫡子娶另一家庶女。

    祁佩玉一门心思修炼,想要通过个人的努力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有相当长一段时间,她的修为跟梅青莲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,到最后她还是嫁给了黄家的嫡子。

    黄家也是铸剑峰的家族,但不在七大之列,家族的战力不弱,但是人丁不旺,总共也才四千多人,跟祁家和解家走得比较近。

    祁佩玉先后诞下一子一女,后来她的夫君意外身故,她竟然成了黄家的实际掌控者。

    她对于自己不能嫁给梅青莲,一直耿耿于怀,一门心思想跟梅青莲结亲。

    儿子的话……跟梅家结不成亲,梅青莲没有女儿,倒是女儿……梅青莲有四个儿子。

    梅青莲有三个儿子早早成家了,老四是庶出,不过祁佩玉顾不了那么多——反正黄家在铸剑峰是二流家族,女儿嫁给梅家家主的庶子,也不算委屈。

    梅老四虽然是庶出,但却是个修炼天才,梅青莲不介意儿子娶了黄家女,可他不想耽误儿子的修炼,于是跟黄家商定,要等我儿子出尘之后,才能娶黄婉秋。

    出尘期再成家,这是很正常的要求,结果梅老四晋阶出尘的时候,黄婉秋正是炼气七层。

    祁佩玉又跟梅青莲商量,说要不等我女儿冲一冲出尘,不管成和不成,到时候再完婚。

    这也是合理要求,夫妻双方修为差得太远,生活就不会和谐了——甚至寿命都不同。

    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等黄婉秋晋阶出尘的时候,梅老四已经出尘四层了。

    梅青莲这时候就有点想反悔了,老四有迹象成为梅家的千里驹!

    黄婉秋……有点配不上我儿子了!

    但是他不好意思直接拒绝,就说老四现在势头很猛,咱们做长辈的,不能打断他这个状态,所以……要不等他出尘高阶了再说?

    祁佩玉又不是傻瓜,心里明白这货是想反悔了,但她也有自己的傲气,于是当场拍板……可以,我女儿等得起,但是先要把婚书定下来!

    合着两人此前商量,因为彼此信任的缘故,没有早早地定下婚书——再早的话,黄家的嫡子还活着,祁佩玉也不好放飞自我。

    这次她就是叫真了,要定下婚书,对方若是不肯答应,那就要立刻完婚!

    梅青莲也没理由推辞——不管怎么说,儿子结婚晚一点,更有利于他冲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他的四儿子在出尘五层的时候,死在了**之林里。

    到此,两家的婚书就执行不下去了,祁佩玉也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然而没过几年,梅青莲的堂弟晋阶出尘六层了,祁佩玉又找了过来,说他要是能冲进出尘七层,那就得娶了我女儿。

    合着当初两人订婚书的时候,祁佩玉担心他不认账,特地在婚书里加了一条,若是梅老四不能迎娶黄婉秋,黄家有权将她嫁给梅家下一个出尘高阶,梅家不得拒绝!

    梅青莲的堂弟……其实已经成家了,但是祁佩玉不管这个,要梅家休掉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梅青莲据理力争,最后的结果也不过就是……堂弟将黄婉秋娶来,以平妻待之。

    这还亏得是他的堂弟娶的是七大家族的凤家之女,否则这事儿还有得折腾。

    为了平妻的承诺,两人还签署了婚书补充协议,倒也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然而,祁佩玉这个女人好像有毒,被她盯上的人,后果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梅青莲的堂弟在一次收集材料的过程中,为了保护族人身中奇毒,虽然救治好了,性命和修为都无碍,但是根基大损,再无寸进的可能。

    祁佩玉也就没再提这事儿,梅九山出尘六层了,她也没说啥——因为她知道,他没成家。

    但是梅青莲想的是,估计她知道,九山修炼的是七阳融雪功,这个功法晋阶高阶容易,也很便捷,但是失败率也搞,所以等九山闭关的时候再提不迟。

    反正祁佩玉不提,他绝对不提,因为他真的觉得,这个女人有毒,被她盯上的梅家人,就没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甚至他都没跟梅九山说此事——有些顾忌,咱避讳着就好,能别提就别提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梅九山听了冯君的建议,要闭关十个月搬运三千六百个大周天,出尘中阶就闭关这么久,这是相当罕见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第八个月的时候,祁佩玉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,就来找梅青莲:梅九山这就要出尘高阶了,咱们约定的婚书,你可还记得吧?

    梅青莲恨不得一把捂住她的嘴——我的姑奶奶,你可收了神通吧。

    所以他非常不爽地表示:现在八字没一撇呢,你先别闹,等他晋阶成功再说。

    祁佩玉也能猜到,梅青莲心里是怎么编排自己,所以虽然不得不离开,但是却托了嫁入梅家的祁家人,让她们帮忙关注梅九山的晋阶状况。

    这些祁家女人虽然是嫁入了梅家,但是打听一下类似消息,也不算出格的行为——铸剑峰的七大家族同气连枝,不管谁家有人晋阶,对铸剑峰来说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,梅九山还关碍着祁佩玉的因果,她们打听也算师出有名。

    所以,梅九山刚刚晋阶成功,正在稳固境界的时候,祁佩玉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于是她又找到梅青莲,说咱们得把这个事儿定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,梅青莲说成什么都不想答应。

    首先梅九山跟他隔得比较远,他不好过分关心九山的婚事——人家也有长辈。

    如果摆出家主的身份,他倒是有资格说话,但是同时,他是真的有点烦……或者说有点怕祁佩玉了,这女人真的太腻歪了!

    其次就是,梅九山是尚未婚配的出尘高阶,尤其难得的是,还相当年轻,这样的条件,在四派五台里找伴侣,也未尝不可,为什么逼迫人家娶黄婉秋呢?

    所以梅青莲给出的答案就是,这件事你自己去跟九山谈,我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梅九山稳固境界的时候,就听到了这个消息,一时间,心里是相当地腻歪,他对黄家的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,更关键的是,他已经有了婚配的目标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稳固了将近两个月的境界,熬到庆典快开始的时候,才破关而出。

    一出关,他就碰到了两个嫂子——都是祁家嫁到梅家的,她俩帮祁佩玉传话:你娶黄婉秋的时候,希望黄家陪嫁什么样的嫁妆?

    梅九山倒没有怪罪两位嫂子,毕竟她俩也是希望帮他要点有用的陪嫁,他正色表示,梅家主应承的黄家的婚书,跟我无关,我这一支自有长辈,而且……我有心上人了。

    祁佩玉听到这话勃然大怒,去找梅青莲讨公道,结果梅家主表示爱莫能助——你还是去找梅九山商量吧。

    祁佩玉又去找梅九山,听他说“有心上人”,她根本就认为是托词,非要他说出心上人是谁——真是什么不起眼的女人的话,她甚至不介意干掉对方。

    梅九山支支吾吾地不肯回答——他也没办法回答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单相思,以前不好意思开口,现在出尘高阶了,他才有勇气去求亲。

    祁佩玉见他不肯告知对方姓名,越发认定这是托词,直接放出话来:我的女儿,你娶也得娶,不娶也得娶!

    她甚至有大闹庆典的想法,但是非常不幸,梅九山的庆典,祁家也派人来参加了,她真敢发作的话,祁家也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虽然祁家人心里可能支持她,但是在场面上,绝对不可能任由祁家嫁出去的女儿折腾。

    「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」13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