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数据修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出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聂赤凤一开始没打算跟这货计较,但是一眼一眼地扫过来……心烦啊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发作,对方先按捺不住了,出尘高阶冲她笑着点下头,“道友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聂赤凤白了他一眼,“连个请字都不会说吗?”

    出尘高阶微微一怔,大约是感觉到了她心里的傲气,微微一笑不再说话,心中却是冷冷一哼——谁还不是个出尘高阶?

    反正就是这两句对话,两拨人再没交流过,因为大家都已经明白对方是什么人了——确认过眼神,是同样自负的人。

    然后这一等,就等到了中午,梅家人送来了小吃,并且问客人们要不要吃午饭——八个客人,都是出尘期,都是不需要吃东西的,但是不准备是不可能的,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要午饭,但是曲涧磊问了一句,“梅九山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    他本是金丹,现在压制了修为,可终究还是金丹的心态,等一个出尘上人等了一上午,心里真的很不舒坦——老子就算是个真的出尘中阶,你也不该这么怠慢我吧?

    可是他这句问话,就让梅家人不满了。

    你算个什么东西,出尘中阶而已,敢直接称出尘高阶的大名?

    于是梅家人不冷不热地回答,“九山上人出去还礼了,什么时候回来,我们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然后接下来的招待,档次就直降了,小院里一共两拨客人,一拨招呼得很殷勤,一拨就视若无睹了,界限分明。

    曲涧磊见状,就越发地不满了,他帮赤凤不知道出了多少任务,江湖上的很多事情,他都门儿清,自家被区别对待了,他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他只是将不满藏在了心里,倒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,院子外面猛地一阵喧闹,两艘飞舟快速地掠过。

    “咦,发生了什么事?”八名出尘上人齐齐地飞了起来,不过并没有冲出院子——做客嘛,就要有个做客的样子,要尊重主人的意志。

    他们客居的精舍在山脚,有飞舟上山按说并不稀奇,但是话说回来,有谁见到过在小区里把车开到一百迈的主儿?

    他们被惊动了,负责客舍招待的人也被惊动了,跑出去问究竟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来分钟,才有人跑进来,歉然地发话,“不好意思,刚才是一个亲戚来访,动静大了一点,还请勿怪……贵客们都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冯君等人降了下来,却是有些好奇,“这样亲戚着实少见,是七大家族之一吗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梅家人苦笑着摇头,“同在铸剑峰,不会这么横冲直撞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”孔紫伊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这种礼数看起来有点不对,这是谁家?”

    梅家人又是一声苦笑,“这我却是不知道了,不过肯定是友非敌。”

    另一方的出尘高阶却是傲然发话,“那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梅家人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梅家的电话才开始安装,想要安装到我这里,我估计没有个一年半载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出尘高阶有意无意地看冯君他们一眼,然后才点点头,“电话此物,真是个好东西,梅家若是需要人帮忙安装,我在天通还是有些薄面的。”

    孔紫伊的嘴角,忍不住泛起一丝笑意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出尘高阶是何等眼力?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,不过也没有着急计较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有人前来相请他们,说是九山上人已经回来,请诸位上山相见。

    他们上山也是飞舟,敞篷的那种,离地不过一丈多高,开得也是慢悠悠的。

    冯君心说我就说嘛,自家的地盘上开车,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。

    飞舟开到半山腰,来到了一座大殿门口,引冯君等人下了飞舟进入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里早已坐了二十多人,分成几个小圈子,低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见到他们八人进来,众人齐齐停止了说话,毕竟这区区八人里,有三个出尘高阶。

    一名出尘中阶笑着迎上来,“见过诸位道友,本人梅九保,是九山的堂兄,这几日族中事情较多,却是怠慢了,还请坐下喝茶。”

    出尘高阶一拱手,沉声发话,“本人甘青峰,来自燃烧荒漠,跟九山道友有一面之交,这次前去祁家办事,听说他已经晋阶高阶,特地前来道贺。”

    梅九保的眉头一扬,讶然发话,“原来是甘家的高人,不知是南甘还是北甘?”

    燃烧荒漠周边有两个甘姓金丹家族,一南一北,南甘有两名金丹,北甘只有一名金丹,而这两家别看都姓甘,关系还真的不算多好。

    甘青峰傲然地笑一笑,“一笔写不出来两个甘,我们两家正在商量合并,希望日后不要再有南甘北甘的说法了,不过你一定要问的话,我现在属于南甘。”

    梅九保闻言骇然,“那甘家岂不是要有三名真人了?真是……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有点夸张,也不知道甘青峰是不是真没看出来,他微笑着点头,“金丹什么的,那都是其次,主要是同姓同源,能重新融合在一起,也算是没有愧对了先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,”梅九保笑着点点头,“九山在处理一点小事,马上就会过来,请你稍等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侧头看向冯君四人,“敢问你四位……跟甘道兄是一起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冯君摇摇头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还请你告知九山道友,白砾滩冯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砾滩,”梅九保的眉头皱一皱,他觉得这个地名有些耳熟,迟疑一下,他笑着点点头,“原来是白砾滩的高人……好的,我会告诉九山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些大,不远处蹭地站起一人来,出尘中阶的修为。

    此人眼睛发亮,一脸的惊喜,“白砾滩……敢问冯大师可来了?”

    冯君笑一笑,然后摆一摆手,“大师的称呼,冯某愧不敢当,不过是一些道友有心抬爱。”

    “冯大师你这就客气了,”此人大笑着走了过来,“听闻大师推演之术,还要远胜于太清的天盲真人,此番有缘相见,还望不吝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请道友止步,”聂赤凤闪身挡在冯君面前,冷冷地发话,手也按到了腰间。

    “咦?”此人见状大奇,“大家都是九山道友的朋友,何至于如此见外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曲涧磊身子一侧,看着不远处的甘青峰,嘴里却是懒洋洋地发话,“阁下既然知道冯大师,自然也该知道大师的身份何等金贵。”

    甘青峰却是看着聂赤凤,满心的怨气,我还当你是多么尊贵之人,原来也不过是一个保镖?

    当然,保镖为了保护自己的主人,对外人冷漠一点,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我也亮出了身份,在你的眼中,我就那么地一文不值吗?

    其实他对白砾滩和冯君,也有一些了解,但是现在他满脑子的聂赤凤,心里也是相当地愤愤不平,竟然就忘了去回想冯君的来历。

    而且曲涧磊对他做出的戒备状态,也令他非常不舒服:一个区区的出尘中阶,居然以为能挡得住我,这是谁给你的自信?

    梅九保正在仔细回想,自己是从哪里听到白砾滩三个字的,见到双方竟然有对峙的趋势,忙不迭地走上前,“大家别冲动,有话好说,都是九山的朋友,给我梅家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孔紫伊有点不耐烦了,“好了,梅九山什么时候才能过来?”

    “咦,”梅九保看她一眼,心里也生出了点不满,你的修为还不如九山,说话客气点会死吗?不过他也没有发作——你不识礼数是你的事,梅家可不会让别人笑话!

    他努力挤出一个笑脸,“九山刚刚进阶,要处理的事情很多,还请大家多多体谅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“嗵”的一声大响,紧接着,就有人跑了进来,“九保叔,快带着这些贵客去演武场,有人要对九山叔不利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!”梅九保勃然大怒,然后冲着在场的人一个罗圈揖,“诸位道友,还望跟随在下一行,就算有些朋友不方便出手,帮着壮壮声势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看清楚了贺客们的心思,愿意为梅家锦上添花的人肯定不少,但是指望别人能雪中送炭,那就有点不现实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说得明白,我不强求你们出手,但是帮着撑一撑场面……这要求不算过分吧?

    不等别人回答,甘青峰已经表态了,他点点头大声发话,“这是自然,不管来的是谁,上门欺负人,总是过分了,我甘某人不才,倒要看一看,来的是何方高人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纷纷点头附和,大家是找梅九山套近乎来的,虽然未必有胆子帮梅家抵御强敌,旁观一下总是不碍事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大多数人打的主意是,要先看一看对方的来头,再做定夺,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,主要是得算计一下,划得来划不来。

    梅九保见状,手臂一扬,带着一干人冲出了大殿。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