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数据修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浣剑峰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冯君听到曲涧磊的话,也是感触颇多,“不愧是四大派弟子,真有章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,”曲真人笑了起来,“别谢我,谢素淼真人就好,两对挪移阵盘是她的。”

    银杏坊市距离铸剑峰不远,也就是五十万里左右,铸剑峰本身也有传送阵,跟银杏坊市对接,但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,等闲不会开启。

    其实四大派也都一样,对外的传送阵,都不会在派里,而是在派外十来万二十万里处。

    反正五十万里,高速赶路也就是两天之间,轻松赶路也不会超过五天。

    不过挪移阵盘的距离没有太远的,除了特别定制的,一般来说二十万里就算很远的了。

    素淼真人随身带了两对挪移阵盘,正好使用在这上面,挪移两次,再飞十万里就完事,反正挪移阵盘本身有太清印记,所在之处又有太清弟子看守,不怕出问题。

    冯君就越发地觉出身处大势力的好处了,大部分成员训练有素不说,各种工作也能及时布置到位,办起事来真的方便。

    他和四女是在秋辰坊市休息了一整夜,一大早顺着足迹过来的,虽然从足迹到驻地也有几百里,不过那实在用不了多长时间,眼下也不过九点出头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次挪移之后,众人又用飞舟赶路,天还没黑,就赶到了距离铸剑峰只有万里之遥的一条河边,大家在此扎营过夜,并且在第二天一大早,进入了铸剑峰。

    铸剑峰也是有山门的,素淼真人亮明身份,守护山门的修者根本不敢阻拦,最多只敢问一句,“敢问真人来此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素淼根本懒得回答,还是孔紫伊出面表示,“我们来此何事,不是你能问的。”

    十余名守护山门的修者真不敢拦着,因为这山门不过是聊胜于无,很多不愿意走山门的修者,直接翻山就进去了,更别说金丹真人了——素淼不愿意守规矩的话,无须经过这里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守护的修者,也是各家轮流派出来值守的,乌合之众就是指这种情况——大部分的家族更在意自家峰头的山门,公众山门应个卯就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在四派五台的山门,这种情况断然不会出现,因为那是要追究责任的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里,有个修者试图说话,但是旁边有个修者拉他一把,“想给你解家惹祸?”

    等到人都进去了,他才不解地问一句,“铸剑峰不该同气连枝吗?”

    刚才劝他的人冷笑一声,“当然要同气连枝,但是……万一是私人恩怨呢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不涉及整个铸剑峰,只是某人或者某个家族惹了太清的金丹,大家可以袖手旁观,等有必要的时候再干预,而不是一开始就硬顶。

    解家这位有点年轻气盛,闻言气呼呼地发问,“那咱们看守这个山门,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那位冷笑一声,“当然有意义,对方如果针对整个铸剑峰,冲过来直接开打的话,咱们一定要拼死还击,哪怕对方是太清派的金丹。”

    旁边又有人出声插嘴,“好了,还不赶紧通知家族……真是两只菜鸟!”

    这就是铸剑峰大山门的正常反应,遇到一个来自四大派、敌意不算强的金丹,大家会老实放行,并且迅速通知家族,看是不是自家得罪人了,顺便再考虑一下,能否跟对方攀一攀交情。

    另外补充一句,如果来的是五台的金丹,那这些看守的修者,态度会强硬一点——五台终究要比四大派弱一些,而铸剑峰本质上愿意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进来的其实是四名金丹,但是只有素淼露头了,其他人待在飞舟里,根本没露头。

    飞舟?没错,这是铸剑峰另一桩比较奇葩的现象,山里是允许飞行的。

    铸剑峰占地其实并不大,六十万里方圆,也就是说,可以简单地把它假设为长一千里,宽六百里的区域,换成公里就是五百公里长,三百公里宽,面积其实也就是个晋省大小。

    这点距离不用飞舟也是无妨,出尘上人肉身飞行的速度也不差,不过既然是一个势力,就得有一个章法,不能随便乱飞才好。

    不过铸剑峰真太特殊了,七大家族各占了一个大峰头,家族内部肯定可以允许飞行,上上下下的,不能使用飞行法器的话,实在太不方便了,而且峰头内部的事情,外人没资格管。

    然后问题就来了,峰头和峰头之间来往,能不能用飞行法器?

    最早铸剑峰也有规矩,为了安全起见,峰头之间是禁飞的——峰头内部,那真的没法管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问题就出来了,禁飞好决定,但是谁来监督禁飞呢?

    最早铸剑峰也是有相关监督机构,设在峰主会之下,受峰主会的管理。

    然而,峰主会本来都只是一个议事机构,连会长都没有——以前有来着,但是有连续两任会长,试图大权独揽,都莫名其妙地死了,有一名还是死在了一个元婴的手里。

    外界说,这是铸剑峰各大家族争权夺利,引发的内讧,但是七大家族一口咬定,此事是四派或者五台做的,为的就是阻止铸剑峰崛起。

    两种猜测都很有道理,但是为了内部团结,铸剑峰咬定了第二种。

    意识到四派五台的打压,这个会长就难产了,大家索性将峰主会改为一个类似长老会性质的机构,所有大事投票决定,没有谁能独断专行一言而决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结构,就导致了监督机构的运转不力。

    就拿这个禁飞来说,总会有人犯错误,因为铸剑峰全是山,空中飞行肯定比爬山简单得多,那么问题就来了:逮住几个偷偷飞的,该处罚谁,不该处罚谁?

    久而久之,峰头之间禁飞就成了一纸空文,这就是没有一个强力核心的必然结果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很多外来的飞舟也敢在铸剑峰里飞行了,一般还没人查——除非是惹人了。

    素淼的飞舟在铸剑峰里飞,更是不可能有谁来查。

    梅家所在的峰头,名唤浣剑峰,距离山门比较远,但是距离山门再远,也到达不了千里,对于飞舟来说,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。

    素淼没想声张——事实上,来的人都没想声张,耀武扬威的行为,不合适用在这种地方!

    大张旗鼓地追讨一万灵石欠款,这是很露脸的事吗?万一被人发现,还不够丢人的!

    所以飞舟贴地飞行,没引起多少人关注,到了距离浣剑峰山门不远处,主动停下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待在飞舟上没下来,跟着冯君出来的只有聂赤凤和曲涧磊,曲真人擅长掩饰自己,把气息收敛为一个出尘中阶的样子。

    你当年做任务,也不知道坑了多少人!冯君看他一眼,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同时下定决心:回头得跟老曲把这套装哔秘术弄过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孔紫伊也走了下来,很自然地跟着他们三个人。

    素淼真人也出来了,但是没有远走,而是支起了一把阳伞,放出桌椅,悠然地喝茶水。

    孤月和筱萌就直接躲在飞舟里了,反正飞舟虽然不大,但是坐的人不多,再加上有基础防护,炎炎夏日里不会太热。

    冯君带着三人来到了浣剑峰的山门,这里的检查就严得多了,不过他们四人两个出尘高阶,两个出尘中阶,守门的修者还是很客气的。

    冯君直接报了自己的身份,白砾滩主冯君,还拿出身份牌晃了一下,说是找梅九山。

    梅九山是梅家最近如日中天的人,守门的梅家人根本没听清冯君的身份,反正知道这帮人很牛叉,是找梅九山的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问,冯君是来干什么的——庆典刚过,能干什么?

    无非就是错过庆典了,或者说找梅九山商谈一些合作,新晋的出尘高阶,很有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他们非常歉意地表示,说九山上人出去回礼了,估计很快会回来。

    在他回来之前,您几位先歇着,我们有客房,还有各色茶水干果。

    于是,冯君四人居然被领进了客舍,一间不小的院子,重门叠户异常精致,十来亩地总是有的。

    守卫还很歉然地表示,“这是招待贵客的地方,平时就只招待您几位了,不过现在拜访九山上人的比较多,所以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呢,里面走出四个人来,两男两女,一个出尘高阶,一个中阶两个初阶。

    这四位的总段位要低一些,不过在街头偶遇的话,双方几乎不可能发生什么冲突。

    对方四人见到冯君等人,微微错愕了一下,然后笑着点点头,并不刻意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们矜持,冯君也不差,同样点头回礼,选了一处石桌坐下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等梅九山的,身边也都有伴当,各自小声交谈着,并不相互交流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聂赤凤因为“好久”不见冯君了,所以状态有点兴奋,而她一身宫装,兼且才受了阴阳调和,整个人都显得非常成熟美艳。

    跟她相比,孔紫伊不能说不美,但多少显得有点青涩了。

    对方的出尘高阶也注意到了聂赤凤,眼角不住地扫来。

    {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}7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