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数据修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大佬的好奇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战修其实并不是一个行业,只是修者的一段经历,只不过家境好的人只会被临时征用几次,而有的人会做大半辈子的战修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战修里什么样的人都有,有踏实做事的,也有游手好闲的。

    愿意踏踏实实挣点小钱的,不少人选择帮止戈山做事,但是止戈山也消化不掉全部的战修,尤其是有些战修上阵卖命可以,却耐不住寂寞,不能踏实工作。

    这些倒卖信物的战修就是如此,仗着跟冯君有点可有可无的渊源,来到白砾滩拜一下码头,问问生意能不能做,奈何现在的白砾滩,根本不是他们能进去的,只能先把生意做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杜问天查他们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含糊,就是很老实地亮出了身份。

    杜上人明确了对方身份,自然知道此事不宜叫真,仔细问了一问,也有点佩服这些人——冯君的信物可不是一般战修能买得起的,多数时候要通过凑份子来买。

    为了赚取那些利润,战修还得赶路数百万里,辗转来到白砾滩——这些人舍不得走传送。

    反正说起来,都挺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杜问天警告了他们一番,说这种事情你们就算做,也该偷偷摸摸地做,在灯笼镇这么冠冕堂皇地交易大师的信物,知道的人说你们有生意头脑,不知道的还以为冯大师多爱财!

    他这话一说,战修们也不敢不听,只能缩头缩脑地做地下交易了。

    不过杜问天倒是坚定了自家倒买倒卖的决心:战修做得,我杜家做不得吗?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杜家人不能出面,要不然对冯大师的影响会更坏,所以也只能找人代操作。

    接下来,在不知不觉之间,灯笼镇靠近白砾滩方向,竟然聚集起了一帮游手好闲的主儿,紧接着,就又有一些零散的摊位,既售卖日常用品,也售卖一些稀罕玩意儿。

    杜问天对此非常关注,大量闲散人员的聚集,容易混进别有用心的人,增加安保难度。

    但是他又不合适驱逐对方——除非对方距离白砾滩很近,所以他请出了曲涧磊。

    曲涧磊倒是不怕得罪人,直接划出了五十里的隔离带,并且留下了“赤凤曲涧磊”的大名,谁要是敢越线,就是对他这个金丹真人不敬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别说战修,就连鸣砂坊市的人也不敢随意靠近,哪怕这隔离带是无主之地。

    冯君没心思关注外面,因为他遇到了一个麻烦:聂赤凤已经把状态调整好了。

    调整好就能修炼《混沌坎离秘法》了,不过现在出现个问题:地球界来了三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种修炼不可能一蹴而就,注定是个漫长的过程,聂荣勋会在修炼中一点一点地将修为重新推到巅峰,再静养一段时间,将身体状况调整到最佳,开始最后的冲刺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冯君会跟她多次修炼混沌坎离秘法,每次的时间都不会太短,根本无法瞒得过张采歆三人。

    既然瞒不过,他就选择实话实说,当天晚上,他带着三女巡查油井,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,他沉声发话,“白天聂荣勋前来,通知我已经准备充分,是想跟我一起修炼。”

    三女闻言齐齐沉默,这话的意思,三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?

    大概十来秒钟之后,张采歆才冷哼一声,“我记得她已经四百多岁了吧?”

    冯君暗道一声侥幸:幸亏自己多次强调,在手机位面不能说普通话,任何时候都不能。

    现在看似他们四个人,其实还有个阴魂大佬在跟着。

    冯君担心遇到什么事情,觉得随身带上大佬好一点,他将装有阴魂石的灵兽袋交给了好风景,这样一旦遇到危险,她收起红姐和张采歆就能退出,他不用再转交这只灵兽袋了。

    其实真把大佬带到地球界,他也觉得有点棘手,但是两人现在关系越来越好,带着大佬防身,却不考虑对方的死活,似乎也不是很合适。

    所以小菜心吃醋,肯定会被大佬注意到,他有点头大,但还是点点头,“是,快五百岁了。”

    张采歆气得哼一声,“老大,没想到你的口味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冯君轻哼一声,沉声发话,“对修炼者来说,年纪是问题吗?聂荣勋年少斩赤龙,我也一直很敬重的,再说了,我只是神魂上跟她修炼,对我也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张采歆闻言不开心了,你都做了这种事,我们就算无力反对,你连牢骚都不让发了吗?所以她冷笑一声,“呵呵,老大你想神魂又又修,可以找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红姐轻哼一声,“老大想怎么做,有他的道理,你闭嘴!”

    张采歆先是一愣,然后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姐姐,连续眨巴了好几下眼睛,嘴巴也动了几动,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姐妹俩从小接触就不少,近些年又都是在一起,多少还是有点默契的。

    巡查了一段时间,她又瞥了姐姐一眼,却发现姐姐耷拉下眼皮,递过来个极隐晦的暗号。

    此后她俩借故留在了油井,张采歆拿起一根树枝,在地上划了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红姐则是面无表情地抹去了那个问号,随手在地上画了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她俩在这里交流不说,冯君回了行在之后,大佬也有点忍不住了,它好奇地发问,“你们的宗门里,炼气弟子竟然可以对出尘上人那么说话吗?”

    真是糟糕,冯君心里暗恨,脸上却还不能露出什么表情,他貌似很随意地回答,“这很正常,她是我的女人,难道不能特殊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,”大佬非常干脆地回答,“除非她是你的长辈,否则下位者不能随意冒犯上位者,哪怕她是你的女人,规矩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严格来说,昆浩位面也是重男轻女的社会,不过好的一点是,这也是个唯实力论的社会,一对修者伴侣如果实力相当,基本上也能保证平等对话。

    如果女修实力强一点,她有资格强势一点,男修实力强一点,基本上有资格为夫妻双方决定大部分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女修才是区区炼气四层,就敢吃出尘七层的醋,还会公然表现出来,这就比较让大佬惊讶了——哪怕是在坤修门派赤凤派中,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冯君知道这是文化冲突的缘故,但是他只能若无其事地回答,“我宗门并不单纯是唯修为论,也强调道法自然,她是我的女人,我愿意宠她,这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奇怪,”大佬的眼力还是很毒的,“她应该是纯水体质……难道不是你的炉鼎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炉鼎,”冯君非常肯定地回答,“其实我有意把她收为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将双修伴侣收为弟子这种事,在昆浩还真不算罕见——这并不是说,这里不讲师道尊严,只是不禁止师生恋罢了。

    大佬却是越发地惊讶了,“弟子这么对师尊吗?你宗门的规矩,还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它像是在消化这个消息,过了一阵之后,才又出声发问,“你对她的宠爱,不会受到你同门的干预吗?”

    显然,这又是涉及到文化认知冲突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也不想再改弦更张了——你觉得怪异,那就怪异好了,“我的事情,别人有什么资格干预?伴侣之间的事情,同门没有资格置喙……哪怕我的师尊也不行!”

    大佬的的反应有点怪异,“那别人……也跟你一样宠爱伴侣吗?”

    冯君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大部分人会宠爱伴侣,但是你也知道,任何地方都不缺少混蛋!”

    “你们宗门倒还真是……怪异,”大佬思索半天,给出了一个评价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它又发问,“那么,刚才那个说话的蜕凡八层是你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冯君迟疑一下回答,“也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别看他两个位面来回跑,但是加起来也就三十出头,红姐的真实年纪还是要比他大一点。

    他考虑的是,红姐的岁数能不能匹配得上他,但是大佬想的却不一样,它轻咦了一声,“蜕凡八层敢跟炼气四层那么说话,你宗门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怪……这是不能忍的吧?”

    这还……真是的!冯君这才发现,刚才四个人说话,不符合常情的东西,还真不是一般的多,张采歆敢公然吃他的醋已经过分了,而红姐竟然能公然制止张采歆!

    不过最后,他还是硬着头皮回答,“我的女人们之间,对错不是看修为,而是看谁更有道理一些……这难道不正常吗?”

    大佬闻言大笑一声,“哈哈,居然是一个不怎么欺负坤修的宗派……我喜欢!”

    大佬你别闹行不?冯君无奈地翻个白眼,“你喜欢?那可以啊,等你恢复修为了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会算计,等我恢复修为了,会受到位面之力排斥的,”大佬指出了他的小算盘,它很傲娇地表示,“我现在就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冯君微微一笑,不紧不慢地发问,“那你不怕进了我的宗门,再也出不来吗?”

    大佬顿时沉默了。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