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逆青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929 曹叔死了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脑袋都跟炸了一样,嗡嗡作响,心口那也不知道咋回事,突然就一阵刺疼,手机也差点给摔地上去,甚至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郑婶走了,我没听错,她走了,

    可能是自己有点难以接受,听到这句话后好半天没缓过劲来,郑叔还以为电话不通了,喂了好几声,随后我问郑虎啥时候的事啊,之前不是一直在医院里么,怎么好端端的说没就没了呢,郑叔叹了口气,说就是在医院里面走的,可能这就是命吧,命数到这里了,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声音都开始颤抖了,接着我就听见他抽泣的声音了,可见郑叔这时候有多难受,多伤心,

    而我心里面也难受的不行,虽然我也明白,郑叔肯定知道我跟马朵朵的事了,我这时候如果回去的话,见了他肯定特别尴尬,但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郑婶走了,我必须得回去,所以我给郑叔说我这就赶回去,郑叔叹了口气,然后叫了一声我名字,似乎是还有啥话要跟我说,我问他咋了,还有啥事要跟我说的,郑叔那边沉?了片刻后,他说没什么事,我赶回去就是了,

    而我自然明白,郑叔肯定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说,多半也是跟郑虎马朵朵有关的,不过他这时候说不说的吧也没什么关系,毕竟我人都打算要回去了,要面临啥样的状况,我自己也很清楚,我给郑叔说那回去再说吧,完事将电话给挂了,

    说真的,挂完电话后,我感觉整个人头都大了,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,马朵朵的事,陈雅静的事,加上郑婶这事,感觉加在一起要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了,不管怎么样,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回郑虎那去,所以没多想,我收拾了下后,开车朝着郑虎家开去了,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我心里面还寻思要不要叫上陈冲,但后来一想还是算了,我跟陈冲现在闹的也挺不愉快的,要是叫上他,这一路在高速上好几个小时呢,我们两单独怎么处,要么吵翻了天,要么就谁也不搭理谁,那太尴尬了,还不如自己去呢,再说了,郑叔有没有给他打电话,这个我也不清楚,毕竟郑婶对陈冲来说,没有特殊的感情在里面,

    话说我回到郑虎家的时候,门口已经有灵棚开始搭建了,看着这些东西,我心里更不舒服了,在门口我还犹豫了片刻,因为马朵朵的事,让我有点不太敢面对郑叔跟郑虎,虽然心里也明白,不见面是不可能的,但这腿就跟灌了铅一样,死活也迈不进去,就在我犹豫的时候,郑叔从里面出来了,跟我打了个照面,当时他那憔悴的样子,我估计这辈子也忘不了,整个人就好像突然变老了很多岁似的,头上的头发白了很多,眼睛也红肿红肿的,气色看起来很不好,从这些外表就能感受的到,郑叔很伤心很痛苦,

    郑叔说了句回来了,然后用手指了指一个屋子,说郑虎在里面呢,他自己要出去忙点事,一会再回去,说完他就走了,而我自然是慢慢的走进了郑叔说的那间屋子,这里是存放郑婶的地方,棺材已经摆在那了,郑婶应该在里面,说实话,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心里面难受的不行,眼眶里瞬间就有泪在打转了,脑海里也不断的再回想郑婶在的时候对我付出的一点一滴,这时候仍然不敢相信郑婶已经离我们而去了,

    而郑虎此时一个人跪在旁边,面朝着棺材,整个人看起来六神无主,我本来想叫他一声的,但叫不出口,最后也只好自己走过去,跪在了他旁边,这一跪下,我整个人的情绪立马就崩溃了,直接开始哭起来,而且越哭越厉害,其实我这时候哭的这么厉害,不单单是因为郑婶的事,我最近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,陈雅静也一直没消息,加上以后跟郑虎陈冲他们的关系怎么处,我根本就想不过来,这些事情也一直压抑在心里,这时候一哭,压力自然全部释放出来了,

    而我一哭,郑虎也跟着我哭,两人就这么在郑婶的棺材前哭了起来,一直到后面哭的没有了力气,全都抽泣起来了,后来还是郑叔回来了,让我们两别哭了,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活,要是我们都在这哭,谁去忙事情啊,虽然他这么说,但我跟郑虎还是没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该哭的时候还是哭,而郑叔虽然一直嚷嚷着让我们两别哭了,但他自己也控制不住,后来也自己偷偷到一边抹眼泪去了,让我给瞅见了反正,至于郑婶的丧事,自然是按照正常的秩序一直在进行着,这期间郑叔跟郑虎也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马朵朵的事,这让我多少松了一口气,但我也明白,等郑婶的丧事办完了,我跟马朵朵的那破事,就会开始发酵起来,而我在村子里面忙活的时候,倒是也见过马朵朵跟老马,马朵朵看见我的时候,似乎是心里发虚,眼睛都不敢看我,直接躲开走了,估计她自己也明白把事情捅出去给我带来了很大的?烦了,现在不太敢面对我吧,

    而老马就不同了,老马看见我的时候,满脸的怒气,看起来还想过来找我理论理论,估计是质问我为啥不把公司给马朵朵吧,但可能是现在这不办着丧事呢,他不好过来闹,所以最后我们也没交涉啥的,

    郑婶下葬的那天,陈冲来了,他来之后,跟郑虎郑叔都说了话,唯独没有跟我说话,招呼都没打一个,看来还是对我有意见,郑婶下葬完后没多久,他就开车回老家去了,走之前同样也没有跟我说,这让我心里觉得有点难受,而我自己在这呆着也觉得挺尴尬,所以在这天下午也开车往老家走,在走的半路上吧,郑叔给我打了个电话,跟我谈了谈马朵朵的事,反正郑叔的意思是,他一直都不怎么喜欢马朵朵,也早就想让郑虎跟马朵朵离婚了,所以郑虎跟马朵朵,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感情了,我做的那件事又是很久以前的,所以他跟郑虎都不在意,让我也别因为这个疏远了他跟郑虎,

    我赶紧说那我怎么会呢,我只是感觉他们心里面会对我又芥蒂啥的,郑叔说现在郑虎心里面可能是有点不舒服,但时间久了想明白了就行了,以后我跟郑虎还是好兄弟,该回家坐坐就回家坐坐,

    我说这是自然,

    反正跟郑叔聊完之后吧,我心里就更放松了,有郑叔这话那就好办多了,不过郑虎并没有跟我直接交谈过这件事,他到底是啥态度,我现在也不确定,还是不能太放松,郑婶这边的事放下了,我的心自然又被陈雅静给揪起来了,郑婶的丧事从我去到结束,一共忙活了七天,也就是说现在又过去七天了,陈雅静的消息仍然一点都没有,回来之后,我自然是接着去她闺蜜那里,去她家守,微信QQ也不停的给她发消息,但一直都没有回应,至于公司那边,最近也比较忙,可能是到了年关的原因吧,但娘娘腔跟虎妞,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催我回去,估计他们也明白,现在对我来说,陈雅静是最重要的,哪怕是公司我不要了,我也要把陈雅静给找回来,

    那天晚上吧,我给陈雅静发了一堆消息后,正打算睡觉呢,朋友圈看到曹园园发了个动态,她说:“爸爸,愿你在天堂过得很好,”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